王蒙:君子和而不同

2021-06-06 16:26
来源: 学习时报
作者:

  

  孔子说: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”

  这两句话准确有力、深刻隽永、生动传神、无与伦比。

  “同”在中华文化经典中是一个极好的字眼。首先,大同是政治理想的终极高峰,世世代代,各种群体与个人几无异议。二是墨子的学说首推尚同,含义是各色人等特别是社会精英要趋同向同认同于天子,天子的一切言行治理决策要趋同向同认同于“义”——公认的方向、纲领与原则,天子的义,还要趋同向同认同于天——天命、天道、天心、天意、天良。这里的“同”是至高无上的一个字——词儿。三是同心同德、同甘共苦、二人同心、其利断金,这样一些德行口号、俚语,说明趋同向同认同有利于万众一心,成功成就。

  还有,一般地说,同在汉语里有共同、相同两个主要含义。共同,在英语中一般讲就是common,它和共产主义、共产党人、公社有相同的词源,对于今天的中国是一个须臾不可离开的字。但世界大同一词,不译作universal common,却译作universal harmony。而harmony如果译成汉语,则是和谐和穆一致融洽的意思。也就是说英语中的和谐和穆,透露着既是和中有同,又是和中有不同即和而不同的意趣。

  像孔子这样地提出什么什么不同来的,在中国古代儒学经典中相当少。为什么是和而不同,为什么君子会和而不同呢?又和又同岂不更好?

  这个不同里的“同”字,与大同、尚同里的“同”“同心同德”里的“同”字、即作共同讲的“同”字有所不同,它指的是“苟同”。即“不恤乎公道之达义,偷合苟同”,是指无原则的、轻率的、不负责任的、有时是虚伪的表面的相同赞同。很简单,君子是有教养有责任感有原则的,他的准则是义与天,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方向纲领原则与历史的客观规律的共同性,为了修齐治平,为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,他们要时时追求最好的选择与应对。同时,各人背景学养性格思路角度各有不同,叫作“人心不同,各如其面”,有某些不尽相同的想法、习惯、说法是难免的,但同时他们具有大方面大纲领大原则的一致,三观与文化道德的一致,所以即使有所不同,也是和谐和穆的,是和中而有大共同的,是能团结能合作能同心同德地共同做事的。

  和而不同,通向光明正大,坦诚相待,通向诤友益友,礼义为先,通向各尽其能、各任其职、各尽其力、各问其责;也通向矛盾统一法则,通向交流、互补、双赢,通向多元一体的中华文化观,当然,更是通向百家争鸣与百花齐放,通向交响乐与大合唱。

  而小人同而不和呢,就更绝了。想不到孔子两千五百年前的判断,竟然能从革命现代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中“座山雕”山头的人际关系与一些国外描写黑社会的故事影片中找到例证。小人同盟,建筑在一己的利益追求上,狭隘偏私,违法乱纪,狐群狗党,酒肉朋友,口蜜腹剑,互相利用,好的时候如胶似漆,一旦反目,活活吓死人。堂堂孔子,温文尔雅,怎么会明白这等低俗行径的呢?

  (作者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,原文化部部长)

相关链接

01009011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189175
网站地图